Life Journal

随笔,及其他

我是 Xiao Xiao,在日本的产品经理,偶尔也写代码,iOS/Mac/Web,偶尔也做设计,爱用 Sketch,偶尔写文字,存在这里。


凌晨两点半从奥林匹克公园回到寝室

现在整个人基本处于半迷糊状态。。。太多人了。。。比之前的彩排人多了不知道多少倍。以往4点钟开始放人时,人都是陆陆续续的进。完全不会出现堵塞的现象。今天估计是许多观众想抢在前头进入,抢第一吧。。。我进入安检区域的时候,恰好第一位从路边的口子英勇闯入的观众来到的我们的安检区域——手拿国旗,脸上还画着一。。。兴高采烈一路小跑奔着安检棚就来了。。。当时我们高椅子小组还没就位呢。

等我们坐上高椅子,安顿好一切,抬头一看,妈呀,安检口两个带包观众安检口已经排起长长的队伍了。。。此时的时间不过4点零几。。。

接下来的事情完全是按照这个惊人的节奏发展,在很短的时间内,我们的安检区域队伍长度呈指数级增长。。。安检口的处理能力迅速饱和。。。而且今天和以往彩排时,观众的成分有很大的不同——50%以上都是外国人。毫不夸张。让我们的安检口最后达到饱和的,是大约20个小分队的国外游客团。。。每个小分队人数在15人左右。。。

可以说一整天我的英文喊得比中文多。。。开口就是”Dear visitors,welcome……”,后来跟着就是说我们的队伍已经非常多人,请您耐心等待等等。。。当然,换来的是无数外国友人的闪光灯,以及国内国外两位电台的摄影师的特写。。。照片大概上百张了。。。许多游客在听到我的欢迎辞之后亲切的和我招手~o(∩_∩)o…希望今天能在报纸上看到自己。。。值得一提的是,最后无线喊话器没电了。。。

本来的任务完成后我们4人小组到鸟巢附近,感受奥运气氛,看烟火。。。途中听见一位很可爱的志愿者女生可怜的喊着,让我进去吧。。。

再接下来项同学要我一起去看运动员入场。。。我在人群中看了半天,断定自己啥都看不到之后,就和在草坪边上的一位老外攀谈。谈话中发现,他是墨西哥的某电视台的记者,原本应该是进鸟巢的,但是他的组忘记给他申请绿色标示了,所以只能和另一位摄像师呆在外头。。我和他聊了大约有一个小时,学会了如何用西班牙语打招呼,hola~o(∩_∩)o…h不发音。。。许多关于两方的文化,他们对奥运许多东西的看法,工作,挺多东西。令我惊讶的一件事是,对他们而言,长城就是wall,说的具体点的话就是chinese wall,他们没有the great wall的概念。。。汗,莫非那个great又是国内的教科书自己加上去的?还有一点是,他们完全不知道福娃的英文名称是friendlies。。。我只有说mascott他才反应过来,不知道是不是宣传没做好。。

之后的事情就是噩梦了。。。

实际上从下午开始,整个奥林匹克公园以国家体育馆为横轴的整个区域都是entry forbidden的,禁止通行,因为运动员要从国家体育馆中出来直到进入鸟巢的。这段路为了安全原因被封闭了。这点我们并没有被事先通知,实际上后来的媒体记者告诉我,他们也没有被通知。问题是,那个区域的南端是水立方和鸟巢,而北端是玲珑塔(多功能演播中心)、国际转播中心IBC和主新闻中心MPC,所有的媒体工作者要从鸟巢这边回到演播区域的话,是没有直接通路的。。。我们组曾试图绕过去,后来发现除非出去——离开奥林匹克公园,再从另一端进,否则没有可能性。。都是军队排成排在那里守着。。。回来的时候,遇到了一位已经非常急躁的国外女士,看装扮是某电视台的主播(在此不透露身份),在与我们的军队的同志纠缠。。当然,小士兵不会英文。。。旁边的士兵示意我上去帮忙。我上前去问咋回事。她说,她必须立刻回到玲珑塔上去主播,时间不允许她绕那么一个大弯了。。我再三和那边上的貌似是高级一点的官员解释,死活不同意,最后那位女士已然骂上了。。我看她也急了,再和军官说了会儿,好不容易得到了放行。。。这个是序幕。

然后就是快结束时,一位提前出来的观众(保加利亚的)需要坐地铁回去。。。当然,地铁也在封锁区域的另一侧。。。绕行了。。没办法。绕行时还遇到一位美国的和另外几位保加利亚的,要回MPC,我说同路,走吧。。。只能绕行了。当然,各位国际友人非常不满。因为那段路大概要走30分钟。。。我向他们解释,今天是特殊情况等等,当然,效果不明显。美国的那位女同志显然比较上火,因为美国的几位女运动员也在我们的前方,由某位志愿者带领绕路呢。。她说,居然让运动员这样辛苦跑路。。。事情确实是我们这边的问题,当然也无可反驳。。。出门的时候我留个心眼,问了下门口的安保,带票的观众从这个口出去之后那边的口能进去么?安保大哥说,应该可以。这个答案后来证明是无比错误的。。。我们到达那边的一个MPC旁的安检口时,某位主管告诉我,带票观众没法再从这边进了。。。也就意味着地铁是没可能的了。。。当时我就在想如果我是身边这位急着回家的观众,估计上吊的心都有了。。。

说实话这个事情真是非常非常的扯。在没有任何提前通知的情况下,弄出这样的事情,任何人都会抱有不满,何况是在这么大的一个国际舞台上。简直是儿戏啊。。。

之后更神奇的事情是,一位已近绝望的同样要回MPC的国外友人问哪里有media bus stop,媒体专用车辆停靠点。我记得之前在水立方后面是看见过的。然后到信息亭(志愿者在里面工作)里一问,居然完全没有人知道这个东西。都说应该不存在。不存在?我怎么去和人家解释啊?一个令我彻底晕缺的事情是,我看到信息亭里的志愿者同志们居然是用google在查那些资料。。。我的天啊,google不是赞助商吧。。。你用google能查到些啥啊?信息亭就这点能耐啊,还不如我们4人小组知道的多。。。

事情的结果我就不说了。路上还有非常多的观众问p10停车场在哪里。我们到最后才自己弄明白,那个地方是在奥林匹克公园外,我们的安检口旁边的。。。地图上居然完全没标。。。

培训啊。。。完全没有培训出有用的东西啊。。。无数的志愿者在面对国外友人的求助时,只能凭着半吊子的英语胡乱猜测其意。安检口那么多外国人,居然凭着我一个人去给他们指路。。弄死我啊。。。关键时刻被问到的东西,志愿者从来就没有被告知过。p几停车场之类的,都不是被问一次两次了。。难道要我们自己去探险么?(幸好我们4人小组确实做过非常多的奥林匹克公园的探险,但还是百密一疏啊。。)连公共区的地图到现在我都见过N个版本了。。官方就不能一次性出个完整的?

算了。

总结,志愿者就意味着要全知全能。你需要知道的,不是那些漂亮建筑物的参数,也不是比赛的资料。那些我们的观众都已了解或无意了解。我们需要知道的,是那些他们无法提前知道的,比如哪里有厕所,哪里有捷径,某停车场在哪里,某安检口在哪边。。。

继续吧。明天整理出需要向观众念的英文段,打印出来给安检口的同志们分分。。。至少带点国际化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