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Journal

随笔,及其他

我是 Xiao Xiao,在日本的产品经理,偶尔也写代码,iOS/Mac/Web,偶尔也做设计,爱用 Sketch,偶尔写文字,存在这里。


回首——难忘的志愿者瞬间

终于差不多在家中安顿下来了,零碎的琐事处理干净。简单的生活,感觉很好。

时不时会回忆起那段珍贵的时光。在经历过一段旅尘的拍打,记忆显得脉络清晰而简单。

最幸福的瞬间:那天在玲珑塔下,水立方-透亮
一群人上前,其中一位观众问我,这塔是干什么的,能上去看么。我说这是多功能演播中心,是电视台直播的地方,是不能随便进去的。然后这位观众突然说,我记得你,你是那个安检口做高椅子上的那个。我还一时没反应过来。他接着说,开幕式那天,你一直在高椅子上喊话嘛,说得真不错。。。那一瞬间觉得自己那天那么辛苦的值得了,能被素不相识的人记住,是对我工作的最大的肯定。

最幸运的瞬间:在闭幕式运动员出场时,我在通道里递水给一位日本的运动员时,她很高兴的接过水,笑着对我说,“谢谢。”,虽然不太标准但很清晰。然后她递给了我一个奥运日本纪念章,这是我在奥运工作中得到的唯一的礼物。我微笑着回答她,“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日语,谢谢)。

最无奈的瞬间:那天夜游结束返回运支,在最后的路口,一位向路边的指引志愿者问路未果的司机,喊住了我们,问,请问P6停车场怎么走。当时大概我们4个人都愣住了——逛了那么多回,从来没关注过停车场的位置。或许是那边?或许这边?我们讨论半天,最终也只能无奈的回答那位礼貌的司机,我们也不清楚。那一刻我们每一个人心里一定都很不服气,我们本应该知道的。

最生气的瞬间:恐怕这不是瞬间了,开始那些天每每看见下面的某位小C用非常不礼貌的手势对着观众嚷嚷的时候,心里就非常不痛快。想告诉他,但是自己又不合适。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每一个手势仿佛就是做给我看的一样。虽然我知道这样想纯属多余。但志愿者的自尊让自己无法停止。

最意外的瞬间:某日在入口处遇到一位带三脚架的外国男人。很抱歉,这个是不能被带入的。啊?那你们有提供存包处么?抱歉我们没有。那怎么办?这附近有可以寄存的地方么?这附近没有,要寄存的话可能需要到那条街上。。哦,但是我快没时间了。。很抱歉但我们也无能为力。。Oh fuckd….这句话是老外说的。。。当时我的表情还真是……囧。。

还有那些镜头,那个墨西哥记着,那个外国女主播,那个鸟巢边的高椅子,那把电吉他,那位忽然与我拍手鼓励的外国人,那位努力学英语的奥运专线安保,那队鸭子,那个颜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