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Journal

随笔,及其他

我是 Xiao Xiao,在日本的产品经理,偶尔也写代码,iOS/Mac/Web,偶尔也做设计,爱用 Sketch,偶尔写文字,存在这里。


安宁静的身,立灵动的命

昨晚阅读一篇安妮的文字,内心颇有自省之感。安妮的文字本来就看得多,许多的处事原则与自己也相差不大。总有在读另一个自己的感觉。碎字入眼,内心便觉安稳。

内容是答复罗的信,摘取一小段:

为何要在茫茫人海寻找灵魂唯一之伴侣,自己是唯一伴侣,他人不过是路边风景,就如你坐在火车上,看得到风景在出现,消失,又出现,一直此起彼伏,那是因为你在前进。你只能带着自己去旅行。对他人,可以善待,珍重,但无需寄以厚望。没有人可以解决我们的内心。

在我看来,安妮无疑是内心有强大控制力的人。一个初有自觉的人,能意识到人自身不可避免的孤独性。而坦然面对自身孤独并泰然处之,则需年岁与阅历的积淀。用安妮的话说是,心已过万重山。

对我自己而言,这样的生活,近亦远。在网路之下,搬一把靠椅,在暖阳之下乱翻书。在古典的诗词中寻找所谓典雅的美感。或者,依靠床头按前,挑灯夜读离散之类厚厚的专业书。一句别人的话很好的描述:嚼一枚鲜果、赏一朵香花、饮一壶清水、读一页美文。这是生活。属于自己,属于孤独。

亦或者,打开本本,投身另一个世界中的自我。闲荡cnbeta,游逛douban,偶尔查查gmail,剩下皆琐事。然而即使仅这样,也始终感觉走向自己的背面。网路的根基原本就是人与人的关系,因此才会有网易当年的广告词-网易,网聚人的力量。然而人与人的关系终归于虚无,网路自身也终是虚幻大于真实。心是孤独,任凭QQ唧唧喳喳,cnbeta人闲嘴杂,热闹非凡的表象之下依旧是陌生空虚不能获得与现实的对应感。

因此在本本上能让人感觉到真实感的,是technology。从C++到.Net平台,从Flash actionscript到Silverlight,从Asp.net到PHP,从Linux到Mac OS X。理性思考带来的超脱感,让人心更简单纯粹。他们不是简单生活的对立面,因为技术本身不是最终目的。解构生活带来的清晰性,让人感到安定。解构的过程带来抵达。

C’est la vie。

留下一段我最欣赏的安妮的话:

有些人一辈子只做一件事情,工作或者赚钱,在生命里挖掘着一个无底大洞,那么他的生活即使名利俱全,但甚至连浪费的起限都够不上,因为他所拥有的极其贫乏。而有些人,他甘心用自己的时间和耐心来与生命做各种交换。
一生就是这样的长度,即使不用来做这些事,也只是做些其他的事。

生命是一场浪费。要看各人的浪费程度是否奢侈华美还是困苦潦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