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Journal

随笔,及其他

我是 Xiao Xiao,在日本的产品经理,偶尔也写代码,iOS/Mac/Web,偶尔也做设计,爱用 Sketch,偶尔写文字,存在这里。


我所就读的大学

我所就读的大学是一所很神奇的大学。在我的家乡,这所大学非常有名,被称为王牌二本——据说是报考清华北大落榜的考生就读的大学,还据说考这所学校的那些学生后来都很神奇的考上清华北大的研究生。就连这所学校自己的老师也说,这所学校当年有小清华之称(注意,是“当年”)。

在大学这篇神奇的土地上,宣传与事实似乎永远满足光与影的物理关系。来到学校之后还听到了一个更神气的宣传,说我们学校是离2008年奥运会主体育场馆鸟巢水立方最近的场馆。这话不假,我们的主校区就在盘古大观的不远处,里面住着这个学校的最神气的专业的大二以上学生。不过大一我们住的地方要到那儿去估计得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现在住并且以后也将持续住的地方在小营桥,依旧有几十分钟的车程。好吧,08届的新生们中一定有不少拿到入学说明时才发现自己被那神气的宣传骗来了吧。。。

然而物理资源的匮乏是可以克服的,精神食粮的稀缺才是要命的。

如果说大一时所在的校区连图书馆都没有,一定不会有人相信。也确实不需要相信,因为有个名义上的图书室。那个图书室我总共去过的次数是个位数,每次去都是打个转就回来。毫不夸张地说,但丛书的价值而言,里面的所有技术书加起来也不能和我寝室里的书相比。虽然我承认,我歧视国内教科书的倾向算是有的,不过我实在看不出那些VC++6.0之类的教材到现在还有什么价值。

现在搬到了新校区-小营校区之后,终于有一个像样的图书馆楼了。不过也仅仅是像而已。我在终端里搜了半天,然后直接承认这里找不到任何我要的专业书籍。藏书陈旧古老,绝大多数是过时的废品书。偶尔搜到几本好书,跑到对应的书架上却怎么也找不到。不过对不少课本学派和小说学派而言,这些藏书怕是足够了。

中国的大学都有一些通用的废品课程,我们学校也不例外。思修、马哲这类都是永远的必逃课-出勤率能过半就谢天谢地了。选修课中的专业课也永远是教你如何上网。当然,选修课中也不乏一些名字很好听的课程,比如中西文化鉴赏啊,现当代文学鉴赏啊,电影艺术鉴赏啊。不过他们真以为这群对中国古文化道听途说、只读过几本玄幻小说、喜欢看商业电影的孩子们会对这些课感兴趣?报的唯一原因不过是好赚学分而已。所以在大一报了一次之后我决定以后不在这种课上浪费时间-除非大家真能安静下来让我听见老师在说什么。

不可否认的是,有很多课是至关重要的,比如C++,比如数据结构,比如操作系统,等等等等。然而这些课程上所教的东西始终让我觉得是玷污了这些名字。有过一门课叫面向对象程序设计,OOP的确很重要,非常重要,所以这本该是一门好课。不过我在听老师每节课上都先回顾一下C的语法,再拼命填补一些class语法,然后就很自以为是的说面向对象是很重要的这句话的时候我就恶心到不行。莫非他在教英语么?只教语法的话,连英语也是不可能学出来的,他连这点都不知道?当然,我这么看肯定是有失偏颇的,毕竟“语法是一切的基础”。不过作为这门课曾经的课代表,我没少被亲爱的同学们折腾死——学了一学期,类干啥用的也不知,如何构造抽象模型也不懂。当然,也有不少课本学派,构造出的类千奇百怪,构造完了自己都看不懂。他们的语法学得很好,可是在我看来他们什么都没学到。我不认为这是和我有相同大脑的同学们的错。那么这是谁的错?

当然,我完全无意责怪也不敢责怪我们辛勤的老师。他们每天要在几个校区中来回奔波,也很辛苦。只能说中国的大学就是这样延续了基础教育的思想——喜欢教那些条条框框的需要死记硬背的东西(这些东西能不能被称为知识呢)。在课本方面,对于重要的课程我永远是自己买教材。什么科目买什么数最好自己早就认真查过,烂熟于心。C++入门最合适的个人觉得还是C++ Primer plus,深入的话the C++ programming language足矣。数据结构就看算法导论用来入门,离散还是那本离散数学及其应用比较经典。编译原理要看龙书,python要看蛇书。图灵的unleash类以及.Net平台的书都很好,CSS也同样。WPF就看WPF揭秘,最好配着国外原版pdf看,否则彩图没了很不爽。CSS禅意花园是好书,可惜太高深。Linux入门看鸟哥的Linux私房菜系列,很易懂。

以上提到的是个人藏书的一小部分。这些书与学校所用教材相比,最大的特点就是像本教科书。课本不过是略抚皮毛,薄薄一本书,里面说来说去也就是那点表面上的东西。但这也不全是学校的错。本来大学课程就多,要学的东西岂能在课堂上全讲完?很可惜,到现在了,也没哪个老师会去强调课外的自学,所以才有那么个课本学派。此学派最大的特点是门门考试都上90分,语法题做得得心应手,关键时候要他做个东西嘛,不会。上了几年大学,课上没学的一律不知,连STL都不知道,不明白Jave与.Net的区别,不知道PHP与ASP是两码事,以为数据库就是mysql。哦,还有个特点,每次都是一等奖学金——这个还真是让我嫉妒。

我觉得即使是学校,所教的知识体系也应该是跟上时代的。不能说STL都出来这么多年了,我在程序里引入个string类,老师还说不认识这个(VC++6.0对string支持存在缺陷,用了这么多年6.0,没用过string也属正常)。古老的C++课本里还在使用古老的.h头文件,好歹也和ISO接一下轨嘛(这么教,让学生们都以为iostream.h是个很NB的可以忽略命名空间的新东西,等学生们上VS2008里面调程序的时候就都犯傻逼了——怎么提示找不到iostream.h?实际原因是太古老了,删了)。在所有课本里,我看就是马哲的课本更新的最勤快——永远是当年的最新修订版。

当然,这一通话完全可以看做是发牢骚,吐口水。不过我想总有一天教育制度要改,那时候但愿我现在总结的能派上点用场——纯属Y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