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Journal

随笔,及其他

我是 Xiao Xiao,在日本的产品经理,偶尔也写代码,iOS/Mac/Web,偶尔也做设计,爱用 Sketch,偶尔写文字,存在这里。


穿越时空的少女:瞥见生活的无数种可能性

——如果时间不再是一条不能停止向前的长河,或者,河水中的我们拥有了逆流而上的选择,那么生活将如何改变?

时间总是悄无声息的。悄无声息带来的效应是我们对于生活的那些意义重大或者无足轻重的转向通常都毫不自知。在被某种莫名推力推向前,推向前方所看到的无数阴影谜团之时,我们总是执着于一句话——“活在当下”,对于身后的一切的关注甚至远少于我们对未来的怅惘。偶尔当我们跌到的时候,才会回过头,对着过去发出一声自嘲般的抱怨——“倒霉”。

也正是如此,在类似功利主义的思维下,我们不愿在做出某些抉择之后再去考虑其它未选项的可能性(哲学家通常喜欢把这类思维转化为对未来的美好规划)。因为,假如把时间作为二维的横坐标,那么生活必然满足函数的定义——一个x对应一个y。生活的确定性让我们丧失幻想的勇气。

真琴(まこと)是个例外。——

欢快的游荡于时间的缝隙间,不幸倒了霉,跳到之前重来就好;被身边的男孩意外的表白,退回过去躲开就好;被妹妹抢先吃掉的布丁,返回那时提前吃掉就好;没考好的测验,记好答案再去重考一次就好——一次一次返回某个时间点,擦去而重写自己的时间笔记。生活变得无忧无虑,没有烦恼——无忧无虑的真琴以为,生活永远如此继续下去。直到最后她发现,时间的跳跃是有次数的限制。直到她发现,跳跃的能力其实是某人遗失的工具。直到她发现,自己一次一次的重来不过是一次一次的错过。

时间像个车轮,沉重的滚动。你不能阻止它,或者回滚它。原本这样的想法往往带来的是沉重的话题,以及无奈的叹息。这里我却忽然发觉,时间执意为你安排的一切,其中或许暗藏着玄机,而面对着眼前祸兮福兮迷惘不已的人终无法看透。我们所做的,只能接受这样的安排带来的隐藏的苦涩感或者是幸福感。

千昭对真琴表白,内心的羞涩让真琴选择了从时间线上逃开。然而在另一条时间线上,真琴却眼见了自己的好友对千昭表白。之前时间跳跃的时候,真琴一定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原本单一的线条,在真琴的眼前,忽然变成了无数的路口,你知道下一条街是什么,却不知道它将把你带向何方。选择一种可能性,却依旧被指向了无数的可能性。

如果我们回顾过去,那些当时自己毫不自知经过的十字路口泾渭分明,于是我们才看见那其中隐藏的无数可能性。才意识到原来生活的每时每刻,存在着无数的可能性。而未来也因此而变得毫不可知,无法预测。

时间跳跃终究是不可能的。真琴在一系列的事件之后终于用掉了最后一次跳跃的机会,回到了故事开始的那一刻。编剧在最后一刻还是选择屈服了时间不可违抗的力量。于是真个故事变成了虚无,变成了从那个时间点上的另一个分支,以及从那分支上引出的无数分支的走马观花。只是它们并未真实存在。

最后,真琴只是在那个时间,那个地点,瞥见了那一刻所隐藏的无限可能性。

——千昭在黑板上写下,“Time waits for no one”。在那个时间点,时间等待了真琴,等待她遍历了那瞬间的无数可能性。然而,时间也并没有等待真琴,依旧推着她继续向前,向着未知的未来。

翻阅豆瓣评论,恍然明白,自己多年前看到的一篇同名的小说,原来是这剧场版的本源。只是主角成了新主角的姑姑而已。小说里的女生,在自己的时间线上,与某个未来的男子,打了个照面。——

唯一不明白而又有些奢望的是,女主角可以向未来跳跃么?否则千昭最后那句“我在未来等着你”,就太过凄凉和黑色幽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