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Journal

随笔,及其他

我是 Xiao Xiao,在日本的产品经理,偶尔也写代码,iOS/Mac/Web,偶尔也做设计,爱用 Sketch,偶尔写文字,存在这里。


北京到广州24小时

拖到很晚来写这个东西。

刚下车安置好,头里还很混乱。从北到南一下子纵向掉下来的结果是失重效应有点明显。刚才还是羽绒服裹着,现在是小被子盖着。

广州的地铁比北京要松很多,开始还做好了挤地铁的打算,后来发现不用了,太宽松了。。

即使是冬天,广州的空气里也蕴含着一丝燥热。大概是热习惯了,都练就了一身耐热的本领,一个个看着报纸纹丝不动的样子,静到你以为是到了夏天浑身一动就会流下汗来。

但这是冬天。在火车进站前提前换好薄外套,出去的时候以为是春天。如果再来一片鲜花就春意盎然了。

如果是在北京还感觉不明显的话,在这儿就能深刻的感受到,“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显然后者和街上的被警察逮着的摩的相照应。

然后就回到家放假去了。。。于是发现,南北方,连菜香都有那麽一丝不同,带着一股辛味(莫非是油放多了导致的错觉?)。

杂记到此为止。明天开始用相机记录下这个城市的一点点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