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Journal

随笔,及其他

我是 Xiao Xiao,在日本的产品经理,偶尔也写代码,iOS/Mac/Web,偶尔也做设计,爱用 Sketch,偶尔写文字,存在这里。


1s的等待

世间是个什么东西呢?

叶藏问。——人间失格

我生命里遇到的第一个家人离开,是我的老外婆(外婆的母亲)。那时人还很小,随着一家人到老外婆所住的偏僻乡下,当时甚至不知道自己有亲人将要离去,只是调皮的在水边捡石子打水花,玩得迟迟不肯回屋。后来懂事些了才知道,那时老外婆已在弥留之际,想见见我最后一面,只因为我贪玩,最终也没能见到,只得带着遗憾撒手人寰。所以对于老外婆,我几乎连模糊的印象都没有留下。

从那之后,似乎老外公就搬到了外婆家,由外婆照顾。

记忆里,老外公非常的苍老。皮肤皱纹,色素沉着的色块仿佛身体斑纹,僵硬而几乎完全无法行动的四肢。每天,老外公就坐在米色的老式藤椅上,面对窗户,双目无神的望着前方,头也几乎不动,丝毫感觉不到生气。那时,每每我经过老外公所住的房间,或者是为了去阳台,或者是拿东西,总是要被迫从老外公身边走过。大多数时候,只感觉,那房间里的时间仿佛是停滞的。灰尘在泻下的阳光里微微沉浮,风扇也仿佛不断倒带的磁带一直呆滞的吱吱作响,风偶尔掠过窗帘摇摆悄无声息。每个人经过这房间里,都蹑手蹑脚,生怕打扰了这沉沦的气氛。我更是几乎不敢看老外公一眼,来往经过时,忍住扑通扑通的心,假装自己只是完全沉溺在游戏中的孩童,不希望他老人家察觉自己的莫名害怕。

这样的活着,仿佛与世间隔离一般,除了亲人,不再有人知道你的生或死,直到某天悄然闭眼,只听身边的人们安慰道:他活的太辛苦,上帝看他可怜,就召他回身边去了。

老外公走的那天,我母亲在大清早接了个电话,便急匆匆出了门。那一个早晨,我独自在家也隐约闻到了异变的味道。待我母亲和姨们哭哭啼啼回来时,我大致也知道了发生了什么事,只是母亲始终没有开口告诉我,我也一直毫无表情,不悲不喜。仿佛真的是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人离开一般。现在想想,实在是混蛋。

再大一些,我开始偶尔想,自己是不是也会有那么一天,像老外公一样,一个人枯坐窗前,呆然面对看了许多年的世间风景。仿佛已经无事可做,只为等待最终时刻的到来。如果真是这样,那自己现在如此努力又是为何呢?待到那时,纵有再多钱财,也只能弃作粪土。这样忧伤的想着,被时间推出了青春期的年龄。

现在想想,自己和老外公其实没什么不同。都只是在一条通往死亡的道路上。老外公静静的等着,什么事都没做;而我忙碌的等着,做了一堆并无意义的事。有时会不甘的心想,要去做一些真正对生命有意义的事情,但关于“什么事情是对生命有意义的”这个问题,却始终无法想清楚。

大学的时候,试图从内心里寻找到活着的意义。探索内心深处的想法,以为幸福就是活着的意义。试图让内心充实而坚韧。不幸的是,到最后只觉得,自己就是最不幸的一个。越是无视世间纷扰,越是被其所困。虽然旁人看来已是洒脱如仙人,但内心却没有丝毫丰盈满足之感。

世间啊。

「人间失格」里,叶藏一次一次的试图重新自己的人生,但最后,还是不堪于世间,彻底人间失格。

世间啊。

我遇到的也是这样的东西吧。“你这样做,世间可以不会允许的喔。”这小说的台词,听起来却如此熟悉。最后终于屈服。金钱啊,房子啊,一直觉得徐若无物的东西,却渐渐不得不放到人生里来考虑。曾经就算是流浪各个城市又怎样的态度,最后总会因为世间的某个人而改变。

猝然回望,自己何时已经背上了诸多的枷锁。为追求幸福拼命奔波,却竟然只觉越来越远。越发觉得自己可笑。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其实只是因为高处一个人太寒冷,心想另寻一人一同前往罢了吧。

几十年与几年的差别,其实并没有那么大。老外公孤独的等待了几年。我或许也会孤独的等待几十年。想想要从地球抵达冥王星的时间,几十年也不过是弹指一瞬。0.1s和1s,没什么所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