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Journal

随笔,及其他

我是 Xiao Xiao,在日本的产品经理,偶尔也写代码,iOS/Mac/Web,偶尔也做设计,爱用 Sketch,偶尔写文字,存在这里。


你好2012

我盼望着这个时代快些着过去。

我安然等待一个政府信用破产的那一刻。当他们用“购买U盘”的可笑借口大量为自己的私欲购置iPod Touch,当他们为了撇清儿子压死学生的罪行所带来的仕途影响而在电视前惺惺作哭,当他们为了所谓的自主产权实际的个人私利而逼迫移动上马一个垃圾3G标准,当他们为了掩盖和拖慢自己信用破产的速度而竭力屏蔽网络站点和语音服务,当他们毫无惧色的巧立名目征收赋税,当他们用皇帝的新衣去演绎一场交通事故,当他们用一出出的剧本去为我们营造一个美丽新世界。透支所剩下的额度,还有多少呢?

我静静看着这个民族的脸被自己丢光的那一刻。他们怀抱着法西斯和种族灭绝情怀,对着错误道路上的世界声嘶力竭,好让周围的邻居越发感到他们已经毫无人性。他们用着丛林主义和达尔文社会理论肆无忌惮的表演着流氓与强盗,还大言不惭说自己的祖辈已经为此付过钱。他们怀着满腔热情去抨击所谓“偷窃隐私”,却用着无时无刻不在上传自己电脑隐私的流氓软件并一脸愚蠢的表示自己没什么见不得人就算被扫描也没关系,只在自己被盗的时候暗自咒骂另一个自己。他们相信谎言编织起的成功学和那个被新加坡政府拒绝投资的牛皮大王,也不愿认同真正有价值的人生。丑陋和麻木,印证了多年前的那本书。

但同时,我也有必须要致敬的人们。感谢他们在那栋烧痛上海的大楼下献上的花圈,感谢他们在遥远的国度为我们空出的位子,感谢他们的思维与行动的火花照亮了无数人的未来。

我并不绝望。虽然“死神就坐在门外的过道里,坐在幽暗处,凡人看不到的地方,一夜一夜耐心地等我。不知什么时候它就会站起来,对我说:嘿,走吧。我想那必是不由分说。”,虽然“因为高考,你人生中最美好的两年被毁了。十六七岁应该是谈恋爱、建自己的乐队、去心动的地方旅游、做一切今后再也没胆量做的事情的年纪。”,虽然“每当权利失去均等,土地转移到少数人手中的时候,社会与政治,必起绝大的变异”,但我仍然怀抱着希望——在奥运会、世博会、亚运会这些盛事都过去之后,未来数年,中国真的没有让世界震撼的大事了吗?

愿深圳也有77元每月的廉租房。愿工资能够每年超过10%的增长。愿官员们日日夜夜学习马列精神。愿人人都能吃上廉价健康无污染的食物。

愿史铁生先生能在地下安息。愿钱云会村长的愿望能够得到实现。愿某天,口号能改成“做一个不被人笑话的政府”。愿中国之事,不再以作弊始,以无耻终。

借用李叔同大师的一句话,愿各位在新的一年,善用威者不轻怒,善用恩者不妄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