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Journal

随笔,及其他

我是 Xiao Xiao,在日本的产品经理,偶尔也写代码,iOS/Mac/Web,偶尔也做设计,爱用 Sketch,偶尔写文字,存在这里。


I want love, or death.

电影「Leon」里,Mathilda对着Leon说,我要爱,或是死。

我要爱,或是死。

但在那之前,请告诉我,爱是什么?What is love?愛って何?

British Dictionary里,Love的第一条是:anintensefeelingofdeepaffection. 一种强烈的深深喜爱的感觉。

大辞泉里,愛的第二条是:異性を愛しいと思う心。男女間の、相手を慕う情。恋。

辞海里,爱的第四条是:男女间有情。

我真的不懂。在Google里搜索愛って何,看到许多人也孜孜不倦的问了相同的问题。愛って,何なんだろう?

Leon问,How do you know it’s love if you’ve never been in love before? Mathilda说,’Cause I feel it.

如果我像Mathilda一样,胃里可以有一个结或者别的什么,在爱来的时候啪的一下不见了,告诉我,这就是爱。那该多好。可惜我没有。所以我一直在疑惑。

两个人在一起,开心,温暖,快乐,安定,满足,幸福,说得来,投机,互相欣赏,这样就是爱么?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这个世界的爱也太多了,也太容易了。

全世界这么多有幽默细胞的人,遇到一个能让你开心的人是多么容易;全世界这么多优秀的人,遇上一个能让你欣赏的又是多么容易。满足条件的人如此之多,为何你没有在这个时候或是那个时候爱上那些他或她?还是说,你爱每一个她或她,只是时间不同?或许只是在赌,你会先遇到哪个人而已?不,这样充满不确定性,宛如赌博一样的定义,我不能接受。

也有人说,爱是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遇到正确的人。哦不,该死的,如果真是这样,那这世界的爱也太少了。

生命总是短暂且无奈,你被残酷的剥夺了珍贵的时间,被迫去到错误的地点,在最后被人答覆,不,你不是命中的那个人。动画里女主角第一次见到男主角就突然心跳加速脸颊泛红于是默默告诉自己他就是命运的他——这样的情节永远都不会发生。醒醒吧,如果不是那一刻你突然冲昏了头脑,那就是你从来都没清醒过。在你死之前,永远都不会知道那个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正确的人,到底是在哪个时候、哪个地方,如何错过那个人的。

所以,什么是爱一个人?

遇见过许多人。遇见过很多漂亮的人,所以不相信喜好对方的外表与气质就是爱。遇见过许多优秀的人,所以不相信钦慕对方的才学与智慧就是爱。遇见过许多有趣的人,所以不相信和对方在一起开心就是爱。

大概永远都不会有机会对自己说:I was flipped.

问,正在读着这文字的你。为什么你会爱着你的爱人?

才学、品质、样貌、价值观,还是说只因为他爱着你?如果答案是这样,那如果再出现第二个同样有这些特点,或者胜过这些特点的人出现,你是否会转而去爱第二个人呢?

也许你会回答我,爱是责任。爱是责任吗?不,这只是强词夺理的说辞。还是说,仅仅是因为你想过担负责任的人生,所以随便找了一个愿意赋予你责任的人呢?

或者,爱是离不开对方?不,那是习惯,是懦弱,那是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罢了。没有爱过,何来离开?

所以,倘若你问我,我喜欢你什么?Sorry,我真的不知道。若是我能用语言清晰的回答你,肯定的告诉你,那我一定只是在欺骗彼此而已。

电影「Leon」里,孤独活过二十多年的Leon一直在问自己,爱是什么?他不能确定自己对Mathilda的感情是否真的是爱,也不相信Mathilda对自己的感情真的是爱。就这样犹犹豫豫了半部电影。庆幸的是,在死之前,他想清楚了。遗憾的是,他直到死之前才想清楚。自己确确实是是爱着Mathilda。

Leon最后用他的生命给出了一份答案。虽然我不太喜欢他的答案,但是也无法反驳。

如果我爱你,那就是我愿意代替你去死。

That’s it. 就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