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Journal

随笔,及其他

我是 Xiao Xiao,在日本的产品经理,偶尔也写代码,iOS/Mac/Web,偶尔也做设计,爱用 Sketch,偶尔写文字,存在这里。


实习入职

南下数月,博客一直只字未写。明明已经寸草不生,还是时常有三三两两前来游玩。令人感动。

入职之后,人的心态会发生改变。

以往,拿着家中供给的每月的生活费,总是固定的数额,不会变多也不会减少。因为不是自己的劳动的结果,所以拿着这份钱并谈不上心安理得,闲暇时想想父母生活的艰辛,心中更会多出一份负罪感。许多时候,人的成长确实被这长期的负罪感推着一点点前行。

入职之后,领到自己的工资,开始细细打理自己的财务。剥去每月的房租,减掉信用卡的还款额,盘算剩下的伙食费。生活上的拮据虽然并未有太大的改观,但却渐渐感觉,可以自己把握自己的生活。虽然工资并不富余,但在平日的伙食与出行上,弹性空间大了很多,可以顿顿吃好月底哭穷,也可缩衣节食攒下一笔不小的余钱。在下班之后,更有机会自己做一些小玩意赚些闲钱,为大件的购买做准备。

手握过的钞票的数量容易让人产生幻觉,误以为这是生活的本来面目,以至于开始对它抱有期待或者幻想。

对于人际圈,曾有个沉迷于人情世故潜规则的后辈对我说,你以后会慢慢知道“它”有多重要的。国人在酱缸里呆久了,看什么都以为和自己一个色。我不善交际,但也了解一个人的社交圈所能为他带来的许多可能性。只是,入职至今,未见得什么非“潜规则”不可的地方。

在不善交际这点上,我和我的父亲很类似。不擅且厌恶油嘴滑舌,更不懂得交际送礼,并非对此不懂,只是在那样的场合下会无法自处。这是一种类似本能的反应。本能的追求公平正义,无论是对他人还是对自己。我要感谢我的父亲,教会我正直与坦诚。

当然,我也需要感谢我的优秀的同事们,他们许多来自像微软、Apple这样的知名公司,并且教会了我许多。能够与他们共事,我确实三生有幸。

入职至今,庆幸自己曾凭着兴趣涉猎过不少领域。现在虽然是半个产品(经理),每日讨论交互设计与写需求文档,偶尔也可以帮视觉改改图,或者画画交互线框图,许多时候还得开发Web App或者Native的原型用于讨论方案。

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应该把它专注到最重要的事情上。有人这么说过。我亦明白。每个领域都无比宽广,总有涉猎不完的知识。这也是为何我会选择产品经理。

只是如今的自己,还不想这么快定型。面对未来赋予的无限可能,需要做出无可后悔的选择,我还未准备好。因此想花更长的时间考量自己,以确定自己真正想做的方向。

未来很广,只想把世界遍尝。

——今天,和菜头从公司离开了。在发给所有下属的告别邮件中,他引用提摩太后书中的一小节说:

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

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

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

从此以后,

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

愿有一天,我也能够无愧地说出这番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