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Journal

随笔,及其他

我是 Xiao Xiao,在日本的产品经理,偶尔也写代码,iOS/Mac/Web,偶尔也做设计,爱用 Sketch,偶尔写文字,存在这里。


今日逃げたら、明日はもっと大きな勇気が必要になるぞ

查理(@charliechou)曾经打过一个比喻,说twitter就像一个学校,大家都是由于各自的原因来到这里,最后总会有人从这里毕业的。而现在,我要从twitter这所学校里离开了,只可惜不是毕业,而是退学。

有些人天生更不善交际,不喜在人多的地方逗留,会为买一包零食而对着售货员紧张,会在温暖热烈的聚会上保持沉默冷淡。而相对的,也拥有更多时间对自我进行深入的探索,犹如探索自己漆黑湿漉的肠道,时常感到恶心反胃,因而对自身的动物性也更为理解。

毒药。

对这样的人如我,社会化网络是一种毒药,且带着致命的吸引力。

人在网络上,总是尝试伪装成自己想要变成的样子。蔡智恒在很早的书里写道。倘若你不高不帅,一脸平庸,在网上总会试着表现自己妙语连珠,才情满腹。而平时连搭讪和与陌生人正常交谈都尚存障碍的人,总会试着模仿那些广受大家欢迎的网友,希望自己也能有许多能够亲切说早安的朋友,以缓解长期沉默而挤压的交流冲动。

Twitter无疑是一个绝佳的地方。因为绝对平等与自由,所以可以近距离围观那些大大,可以果断无压力的求交往,可以各种圈子混在一块每天吵吵骂骂却又其乐融融。也因为有这么一群人聚集在twitter,彼此交流远比现实生活中容易轻松的多,对结交新人联系旧人的渴望轻易的就被满足,所以总会给我一种温暖如家的错觉,也让我难以离开。

然而网络终究是虚幻的。至少,现在的网络还没有成熟到缔造一个完全真实的世界。用twitter上的140字话语,用Instagram上的方形图片,用talkbox上的59秒声音,能传递的都是那么的抽象有限。他们无法代替现实。仿佛一个吸毒者,一步一步走向对终极快乐的渴望,最后恍然发觉毒品无法给于那样的快乐,一步步走向崩溃。全身心的投入,换来的只是对现实的深度绝望。而现实是,我依然是个废宅。

宅是生来如此。而废,则是社会化网络作为毒药的药效。

Twitter给我的最大帮助在于,识见许多大牛的谈吐,得以拓展自己视野,拓宽自己知识的广度,改变了自己对待事物、看待世界的方式。但同时,Twitter耗用了我对这个世界全部的注意力。与人交流的甜蜜感觉让我深深陷入其中无法自拔,每时每刻都渴望从Twitter上获取令我兴奋的信息,渴望与谁能搭上一两句话,这样所带来的满足感与现实的反衬,更显得无法抗拒。所以我丧失了无数的机会,那些一直想做的事情,一直想深入的知识,那些一直想认识的人,都因为自己的沉溺,而不再得到时间的投入,渐渐称为现实中灰暗的背景,学而不精,广而不深,虚而不实。

现实。

从有记忆的时候起,我一直在家里看书。门外疯玩的小孩子们,我完全无法理解他们的乐趣所在,反而是书中虚构的世界更加让我着迷。就这样,我和同龄人一直隔着一层薄膜活着。并非自己不曾想过打破这层膜。年岁增长,开始渐渐理解运动的乐趣、旅行的乐趣、游戏的乐趣,渐渐理解许多人在一起时迸发出的喜悦欢愉。但恰巧那时的自己到了最敏感的年龄,没有了参与进去的勇气。

青春期也这样孤独的过。有过一两个同样孤独的朋友。但终如聚众的豪猪,无法彼此拥怀,只能眼看时间的双手把彼此内心的距离越拉越远,留出一面厚厚的空气墙。于是也渐渐以为,人生就是这样,许多人一起出发,走过无处的十字路口,有些人向左,有些向右,到最后,彼此都是孤身一人,冷月下茕茕孑立。于是更埋头入书海,远离校园喧嚣,独自试着深入思索,靠着对知识的满足感果腹。这样的想法,一直持续到我来到Twitter。

我并不是完全没有自知之明的人。但也正因知晓自己的呆板与无趣,我才一直以“晓晓”这个半中性而略显亲切的身份伪装自己。伪装的前提是自我欺骗,所以长时间的伪装到最后,只会自己也分不出哪个是真正的自己,或者自己是否已经合二为一——虽然这并非我的本意。看看Twitter圈的许多人,当我遇到那些一直以真面目示人的人们,和那些一直以同样的伪装生活的人们,内心确实感受到激烈的碰撞与撕裂。强烈的想回归真实的自己,和害怕让他人见到真实的自己。

挣扎。

我算不上一个幸运的人,甚至,我算不上一个普通的人。糟糕的成绩进入糟糕的大学,暂时没有大学文凭,家庭状况算不上好,自己也一副抱歉的长相和身高。所有和自己扯上关系的人与事情,从来就没有好结果。留在国内,自己也清楚只会死路一条,无论是大家,还是小家。一心想出国,但没有钱没有学校没有成绩没有交换计划没有机会没有能力。谈恋爱,自己也只能对自己卑微的条件说抱歉。不被承认的挫败感,无法自我证明的自怨自艾,无力改变自己命运的绝望。

这样的真实的自己,如何见人。看到Twitter上的大大们小小们,惬意的在世界各地飞来飞去,留学或者准备留学,带着妹子各种闪光,做出许多自己只能设想却无从实现的程序,说着精彩绝伦而自己绝无可能憋出的文字,自己努力许久已经深知无法改变却依然苦苦死撑的心,已渐渐绝望。

或许我已经过了那个阶段,那个从Twitter上看世界的阶段。一个人看到了世界的大小,知道自己绝无可能抵达那远方,于是转身,依旧走那条熟悉的小道。道很窄,只有一人行。

远离大大们小小们,远离曾经梦想的美好现实生活,安心犬儒回自己的世界里,原谅我的绝望。

或许换个角度,离开Twitter这甜蜜的毒药,我也许才能有改变自己的力量。

原谅我的不辞而别。我怀着深深的歉意与对世界120%的绝望离开,成为Twitter这所学校为数不多(或者很多)的肄业生之一。

如果今天不离开,或许明天我会失去离开的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