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Journal

随笔,及其他

我是 Xiao Xiao,在日本的产品经理,偶尔也写代码,iOS/Mac/Web,偶尔也做设计,爱用 Sketch,偶尔写文字,存在这里。


岁月安好

9月19日,阴转大雨。

7时10分起床,在客厅做锻炼。低下头,发现右手臂环臂有一大片出血点,密密麻麻,颇为骇人。

10时,公司座位上,随手拍了一张手臂照片到腾讯微博。意外收到了许多回复,说,可能是紫癜,尽快去医院。

14时,公司的健康中心,年老的医师说应该无大碍,但若实在放心不下,可以去附近的社康验血。

19时,大雨倾盆。公司附近的社区健康中心,验血。血小板50×10^9/L;低于正常范围(100~300)×10^9/L。

医师拿到化验单,说了两件事,一是,结果可能有问题,我要不要重新验一次血;二是,尽快去大医院血液科做详细的检查。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血液科,是和肿瘤科在一起的。

母亲在电话里知道了后,瞒着我,连夜从江西赶到了深圳。

医师出身的母亲,在听到我的症状与化验结果之后,想必凭着直觉便已想到,极有可能是血液病之类,难以治疗。再想家乡小城市的医院,对于这类病症也缺少检测与治疗能力,于是即刻联系了在深圳的以前的同事,再托人弄到了一张当夜的前往深圳的火车票,在深夜里拎着大小包,搭上了疲惫而缺少睡意的列车。

母亲挂了我的电话以后,是先大哭了一场的。

从那天晚上起,我对自己身上可能发生了什么,开始有了模模糊糊但又异常清晰的猜测。血液病,像血癌那样的?

我,真的就要死了?

虽然曾经无数次思考过这个问题,如果自己就要死了,那现在该做什么。但当这时刻真的来临时,任何的答案都好像退缩到阴暗死角,想不出个所以然,只是感到恐惧。

如果说有人不怕死,那是因为他还没见到死。见到的时候,真的能有人不怕么?

我就这样怀抱着恐惧入睡。

9月20日,阴。

我在路边想,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在我仅剩的短暂余生里,会不会充满懊悔与自责。

想想,这一辈子我想做的事情,有多少做到了呢?

想把脑海中的那些app idea,都一一实现出来,证明自己的设计;

想和朋友们在海边度假;

想去日本;

想出国;

想赚很多钱,分给父母亲,帮二姨妈恢复好身体;

想去上海见daisy;

想把自己做过的承诺一一兑现;

想学钢琴;

⋯⋯

我站在十字路口。车辆川流,路人匆忙。忽然间觉得笑意阵阵,不能自已。自己忙碌一生是为了什么呢?那么拼命读书,练习,工作,到头来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没有一件能够做到。这是多大的笑话啊。

想想,乔大爷说的话,现在看来是多么有前瞻性。“每天起床问自己,如果你明天就要死了,那你今天是否还会做计划的这些事情?如果答案连着很多天都是否定的,那么说明你应该重新审视你的计划了。”

虽然自己如今亲身体会到了这话的含义,却怕是没有多少回转的余地了吧。就这样面对死亡,甚至连合着旋律轻唱“komm, susser tod”(来吧,甜蜜的死亡)的勇气都不复存在。这样想着,又满是悲伤。

难免会有宿命论般的联想,想到去年生日的梦,梦中自己只剩下3-4个月的生命,和一个月前的梦,梦中自己已经没有几天光景。于是苦笑,难道这真的是上天发给我的预告?

在医院的电梯里,我想,是否该是时候,写下自己的各式账号密码,和自己如遇不测时,需要知会的各式同事朋友。省得突然的离开,给他人带来麻烦。

那时,我已经做好了做骨刺的心理准备。

下午的化验结果出来,我的血小板计数开始恢复到正常水平内。虽然各项数值还有异常,但大略可以排除最坏的可能。

但19日我的体内到底发生了什么,依然没有答案。是否真的已经在向好的方向发展,也无从知晓。只是母亲好似松了一口气,我也就不说话。

接下来的,也就是定期的化验检查,做长期观察吧。

当要失去的时候,才开始发觉生命的可贵。但愿现在说,还不算晚。也许就像日常里说的那样,“我们所过的每个平凡的日常,也许就是连续发生的奇迹。”。也许,活着本身,真的就是一个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