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Journal

随笔,及其他

我是 Xiao Xiao,在日本的产品经理,偶尔也写代码,iOS/Mac/Web,偶尔也做设计,爱用 Sketch,偶尔写文字,存在这里。


远离电池,爱惜环境

晓晓所在的学校里有一位极好的老师,是晓晓的微观经济学的任课老师。说她极好的原因并非因为她讲课好(当然这也是事实),而是因为这位老师是晓晓见过的最具有忧国忧民情怀的大学老师。

忧国忧民的具体表现之一,就是这位老师是我们学校的回收废电池协会的创始人。几乎每一次课,这位老师都要对我们强调一次回收废电池的重要性。

大概这就是潜移默化吧,晓晓听了半学期的课,虽然微观经济学很是马虎,但是对于废电池,晓晓的态度倒是和这位老师一样坚决了。

废电池是一定要回收的。

其实关于废电池对环境的危害,相信大多数人都是多多少少听过一些的。但微经老师关于欧洲废电池回收工作的描述,仍旧着实让我吃惊。我们在环保方面的意识,在环保方面的行为,何以与人家相差如此之大。以至于时至今日仍有砖家叫兽叫嚣着废电池是不需要回收的之类的无耻言论。而gov的不作为,也让每一个有环保意识的人痛心不已。

每每说到回收废电池,国人常以条件不足而推脱——没有合适的回收方式,太过于麻烦等。偶有一两只疾呼要从我做起保护环境的,也常被“个人改变不了环境”之流的反击给噎着。

此类种种,十多年前柏杨先生的酱缸文化早已阐释清了。可悲的是,十多年已去,该卑劣的依旧卑劣,该污染的仍旧污染。中国人依然沉沦在这样一个大酱缸里,没有主流信仰,没有环保意识。对身处酱缸或有自知,却已然放弃从中爬出的决心。

按晓晓看来,即便是区区一个废电池问题,中国人过去没搞定,现在也不想搞定,以后也搞不定。只要这样的酱缸依旧在,哪怕我们都烂死在废电池堆出来的酱缸里,这也不会得到解决——一如其他的环境污染问题。

然而即便如此,晓晓还是想尽自己的一份力,尽可能告诉周围的人,如果我们无法做到回收废电池(无论是外因还是内因),那么不如干脆不用电池吧。

其实生活中需要用电池的地方已经少了许多,计算器我们有太阳能的,闹钟也可以用手机代替,电视遥控器可以扔掉因为电视已经不是必需品。如果某样产品不得不用到电池,而又有其他更环保的替代品,那么替代掉吧,为了自己和未来。需要用电池的蓝牙键盘如果不是真的必要,用USB插线的就好。床头的小灯可以买USB充电的那种。手表需求电池的话,晓晓直接就放弃手表干脆。

这样的要求如果在你看来很奇怪而且多余,那么只能说明晓晓的口才很差劲。但微观经济学的老师说的很好。或许过些日子晓晓会试着请这位老师来写一篇更能打动你的心的文章。

何时北京的天空能拥有真正的湛蓝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