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Journal

随笔,及其他

我是 Xiao Xiao,在日本的产品经理,偶尔也写代码,iOS/Mac/Web,偶尔也做设计,爱用 Sketch,偶尔写文字,存在这里。


寻找过去

王家卫在制作《2046》时,向Secret Garden约过一首曲子,后来收录在神秘园的《Earth Song》,其名为《Searching for the past》,译名正是寻找过去。此曲最终用来作为那列驶出2046的列车的主题曲。

前些日子,与同学相约去新钢吃砂锅粉,回来的沿路拍了许多过去的记忆。

小时数次搬家,由于家人的关系,基本都在新钢,小学四五年级才搬到新余的城南。如今的新钢对我而言,仿佛一个久未蒙面的故人。这几年,城南一直都在不断的改变。曾经为各种小商铺拥满热闹非凡的小巷已然不复存在,主干道与十字路口也一而再地修缮。钢筋水泥已渐渐取代了红衣绿衫,成为了这片区域的主色调。而这一次回来,竟连更年轻的新钢以及城北,都旧貌换了新颜。

所以此次的砂锅粉之行,真实的打算,就是去追寻那些不知是否还在的记忆。长长的路,长长的台阶,长长的过去

小时上学回家必经的地方,走上那台阶 童年

来到这里。小姑娘好奇为何我饶有兴致的在这个称不上美景的地方频频拍照。那时我和她一样 小学时我花了很久才明白,这片泥土上一个一个的洞,是蚯蚓在翻江倒海自由吐纳。 深处是曾经的家

这条狭窄过道的尽头,是那时家的门。老人 猫 姑娘

依旧有不认识的奶奶和可爱的猫咪。 那时的家背后

后院。以前的人们并未把房子后面拓到这个位置。人心越来越小,占地越来越大。 新钢步行街,变幻的面孔

这是新钢步行街。过去也是餐饮汇聚的地方。如今许多过去的痕迹已然无可觅寻。只记得右手处的那家店铺,曾毁于一场早晨的火。 小时的上学路

那时上学去的路。路的尽头左侧,便是新钢小学。这条林荫道,大概是改变最少的地方, 许多年前的家

绕过一圈,回到了记忆中的最早的家。后来才得知这是租的房子。那时还很小。依稀的记忆,喝中药,煤油灯,浴罩里洗澡,陪伴很长时间的木制方桌,空荡的屋子。 回到十多年前的家

几栋楼房的缝隙间的入口。 记忆中最早的家

拐过弯,这是最初的记忆。已经记不清是住在哪一个单元,第三,或第四个吧。印象中父亲在摆弄自行车的链条,我在一旁看不出名堂。那是一辆旧式的自行车,凤凰的那样。座位与龙头间有一根水平的铁杆。

后来父母告诉我说,小时候我喜欢听故事磁带,然后每天晚上打电话到电台,在一个给小朋友的节目里说那些故事。后来电台来邀请偶去录音室讲故事……似乎偶害怕所以没去……这些事情原本我已经印象全无。

前些日子整理东西,翻出高中时的周记本。其中一页写道,

你看,你看,月亮的脸偷偷的在改变。其实人心也如月亮的脸,不知不觉在改变。……恍然发觉旧事已像一卷泛黄的胶卷。

原本的文字已经记不清了,整理时,把那本周记本也已扫清。

补:会写下那样的文字,是那时孟庭苇刚刚复出,某天无意间听见电视里那熟悉的旋律。孟庭苇毕竟老了。但,“那时你是年轻女人,与你那时的面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面容。”

虽然不喜欢新版本的编曲,但是那个声音,确实要来的沉稳与沧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