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Journal

随笔,及其他

我是 Xiao Xiao,在日本的产品经理,偶尔也写代码,iOS/Mac/Web,偶尔也做设计,爱用 Sketch,偶尔写文字,存在这里。


Tag: 哲学


  1. 再一次,梦见自己将死

    去年的生日,清晨,梦中得知自己将不久于人世,只剩下大抵三到四个月的余命。 这只是梦的开头。 梦中我想,自己就要死去了,那么现在每天在做的琐碎事情和那些长远的计划,都还有什么意义呢?这样想着,我一直维持着四处游逛而失神的状态。懵懵懂懂,直到最后死期将临,领着家人到达灯火阑珊的别墅前的树林边,感慨万千的说,我就要死了。 能有一次这样的机会,去认真思考这样的问题,我以为是幸运。 上周,我再一次做了类似的梦。梦里自己似乎被告知,只有三到四天的生命了。冥冥中,似乎当时母亲也在场,于是也知晓我将死亡的事实。…

    哲学, 死亡继续阅读

  2. 悲观主义的胜利

    那天与soul在街口的麦当劳,讨论人与人交流的可能性的问题。忽然间发觉自己是个彻底的悲观主义者。 我对soul说,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无以为继,因为彼此的理解南辕北辙。 soul说,人与人是可以试着去理解的。 悲观并不意味着悲伤,整天唉声叹气,乃至以泪洗面。悲观只是对于那些明朗的注定不可改变的事实,坦然而毫不逃避地全部接纳。对于无可避免的出世,波折,各种艰辛以及最终的死亡,悲观主义沉默目视,视线没有闪躲。 从这个角度而言,做一个悲观主义者,比乐观主义者要更需要勇气。面对生命本身的巨大悲剧性,本身就需…

    哲学, 碎字继续阅读

  3. 沉默的少数派

    马哲老师坚持要在各班之间举行一次辩论赛,各班学委拧不过,只得在今天(昨天?)象征性的开了。我没上场。大一的时候有场赛事本该上场,可惜临时有事,没去成。这次直接和学委说坚决不会参加,这才逃过一劫。 韩寒对辩论赛有句评论,说看不出其中的意义,辩来辩去,谁也说服不了谁。在这件事情上,我和他立场一样,不过理由稍有不同。 了解哲学的大概都了解听说过助产术——通过类似辩论的方式,引导人们得出真理之类。在那个想象代替理性来思考的时代,辩论是很重要的交流思想的方式,哲学家自己天天四处辩论——一旦辩出了名堂,就名…

    哲学继续阅读

  4. 穿越时空的少女:瞥见生活的无数种可能性

    ——如果时间不再是一条不能停止向前的长河,或者,河水中的我们拥有了逆流而上的选择,那么生活将如何改变? 时间总是悄无声息的。悄无声息带来的效应是我们对于生活的那些意义重大或者无足轻重的转向通常都毫不自知。在被某种莫名推力推向前,推向前方所看到的无数阴影谜团之时,我们总是执着于一句话——“活在当下”,对于身后的一切的关注甚至远少于我们对未来的怅惘。偶尔当我们跌到的时候,才会回过头,对着过去发出一声自嘲般的抱怨——“倒霉”。 也正是如此,在类似功利主义的思维下,我们不愿在做出某些抉择之后再去考虑其它…

    动漫, 哲学继续阅读

  5. 马克思、巴赫、EVA 与 巴门尼德

    很明显,这又是一篇碎碎念的文章。 这几天以来一直没有写东西的动力。想写的东西一直都有,还一个接一个的冒出来,但是始终没有落笔成文。十一期间凭借着对某课的一篇短文作业——假如没有马克思——的一点点的兴趣,认认真真的查阅了关于马克思的详细的资料,从马克思主义到无政府主义,从历史唯物论到费尔巴哈的唯物论,给自己好好的补了补哲学历史知识。 后来放完假了同学来学校,还随兴给他们恶搞了一番马克思:首先,如果马克思不出现,那么他那位出身上流贵族的妻子就不用苦等他七年,最后好不容易结了婚却转身就坐上了流亡的马车…

    哲学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