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Journal

随笔,及其他

我是 Xiao Xiao,在日本的产品经理,偶尔也写代码,iOS/Mac/Web,偶尔也做设计,爱用 Sketch,偶尔写文字,存在这里。


Tag: 碎字


  1. 写给15岁的你

    敬启: 15岁的晓,写这封信给你是因为,有些话想告诉你。 无论命中遭遇怎样不堪的境地,都只是世界予你的试练。所有的不幸、不公,都会过去;所有的不堪回首、不敢面对,都会成为宝贵的记忆。 生命并非如你想象那般黑暗沉寂。认定一个目标并为之拼死努力,抓住那一丝光线而不放松,会是生命中最美好的壮烈。 高一的你,正经历着最美好的时光。请多多帮助那个画黑板报的孩子,她比你更加不谙世事,容易受伤;请珍惜与小凳子的友情时光,也请在学习上多多督促他,让他别离你而去;请拉你的同桌一把,他本性很善良,只是还没找到自…

    碎字继续阅读

  2. 寻找过去

    王家卫在制作《2046》时,向Secret Garden约过一首曲子,后来收录在神秘园的《Earth Song》,其名为《Searching for the past》,译名正是寻找过去。此曲最终用来作为那列驶出2046的列车的主题曲。 前些日子,与同学相约去新钢吃砂锅粉,回来的沿路拍了许多过去的记忆。 小时数次搬家,由于家人的关系,基本都在新钢,小学四五年级才搬到新余的城南。如今的新钢对我而言,仿佛一个久未蒙面的故人。这几年,城南一直都在不断的改变。曾经为各种小商铺拥满热闹非凡的小巷已然不复存…

    照片, 碎字继续阅读

  3. 或许我们都逃不过越长大越孤单

    我对朋友的解释是:一年联系不过三四回,见面不过一两次,却能理解彼此内心深处的想法。 君子之交淡如水。越是交心的人,越没有终日倾诉的必要。徒具交往外表的,不过是误把偶遇作佳人,一场空罢了。 因此我并不多朋友。曾经共事过一段时间,然后分别了,陌路了。彼此没有深交的必要。即便某日听人提起,也空有模糊的印象。华丽的虚伪的旁敲侧击心直口快,言语多时都只是扮演小丑的形象,在与人之间撒下肤浅而滑稽的润滑剂。 因此我有几位朋友。今晚我与他们相聚。今年的唯一一次相聚。一位刚回家乡,一位明日启程。 年龄增长带来的显…

    大学, 碎字继续阅读

  4. 关于英语四级那点事儿

    时近夏日,一年二度的四六级考试也将拉开序幕。每每到这个时候,校园里就会出现许多纠结的同学,每晚在自习室手捧一本词汇书专心致志的抄单词。晓晓在此再一次对他们表示深切的同情与慰问。 首先需要承认,大学英语考试经过这么多年的进化,已经比当初要完善很多——比如取消词汇题这一点。很可惜的是,我们的同学并没有领悟到如此改革的意义。 词汇固然重要,但绝不是每天拿笔抄抄就能记住的。词汇如物,常用常新。晓晓记得,最早开始用心学英语,大概是从看新概念英语第二册开始。依稀记得在家中客厅徘徊荡漾,口中念念有词“This…

    碎字继续阅读

  5. 积木之屋——记忆

    昨天晚上断电后,晓晓开始看硬盘里积存多日的一部小短片《积木之屋》。这部日本制作的充满法国气息,不过十来分钟的片子,获得了当年法国某某大奖——具体名词忘了。 那个世界,不断上升的海平面几乎淹没了一切。老人靠着不断修高自己的屋子来生活。某天醒来,发现海水淹没了地板,于是老人爬上屋顶,继续垒砌更高的一层。 看到这里的时候,馒头说,其实他可以弄一艘船,这样就彻底解决这个问题了。 某天老人的烟斗不慎掉入水中的低层。老人无奈之时,决定潜水去打捞。 一层层的屋子,泛起的是一层层的记忆。 所以老人不可能抛弃这屋…

    电影, 碎字继续阅读

  6. 悲观主义的胜利

    那天与soul在街口的麦当劳,讨论人与人交流的可能性的问题。忽然间发觉自己是个彻底的悲观主义者。 我对soul说,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无以为继,因为彼此的理解南辕北辙。 soul说,人与人是可以试着去理解的。 悲观并不意味着悲伤,整天唉声叹气,乃至以泪洗面。悲观只是对于那些明朗的注定不可改变的事实,坦然而毫不逃避地全部接纳。对于无可避免的出世,波折,各种艰辛以及最终的死亡,悲观主义沉默目视,视线没有闪躲。 从这个角度而言,做一个悲观主义者,比乐观主义者要更需要勇气。面对生命本身的巨大悲剧性,本身就需…

    哲学, 碎字继续阅读

  7. 光合作用书房

    最早知道这个书店是在厦门大学的时候。走过厦大门口的长长的大学路,抵达一个很小型的三岔口,路的对面就是光合作用。 书店里很亮,有轻声的new age风格的音乐背景,店员来回清扫着地面。这是个适合阅读的地方。来看书的多是厦大的学生,很安静,在书架书台之间随意找个空档坐下就可以开始阅读。也有幸运儿会拿到数量不多的靠枕。 静谧的空气中夹杂着咖啡的香味,引诱人们踏上通往悦读咖啡厅的旋梯。 这成了我最喜欢的地方。 5年后当我在北京街头徘徊于那些新加盟的光合作用书房时,发觉再也找不回当年那种感觉了。与错误的人…

    光合作用, 照片, 碎字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