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Journal

随笔,及其他

我是 Xiao Xiao,在日本的产品经理,偶尔也写代码,iOS/Mac/Web,偶尔也做设计,爱用 Sketch,偶尔写文字,存在这里。


遲來的新年

有一個詞叫作後知後覺,我一直將之理解為事情發生之後才有所發覺感知。時間走得太快,我們總在巨大轉變降臨之後才回過神,為自己的愚钝遲緩懊惱不已。這篇文章大概也是這樣的情況,糊裡糊塗到了1月3日,別人都把新年祝福发得差不多了,我這才閒下噼里啪啦敲着代碼的筆電,拿起iPhone開始寫起博客。

年末其實是个很好的藉口。古人說吾日三省吾身,現代人日程匆忙,往往不願意停下來反省自己,於是每到年末這樣的關頭,便草文一篇,稱是年終總結,把往年的後悔新年的美夢拼在一塊,倒也有模有樣。可惜,古人日省數次,求的是及時改正錯誤,避免日後引來大災,而今人年終總結一回,只為總結而總結,實際不過是尋求個心理安慰罷了。

幸福與災難都是由極小的事情不斷累積而成。風起于青萍之末,雖然意思有些小差,但也比較相似。所以古人教育我們要警小慎微,每日不做錯事,則災禍可避。

現在再回過頭來看看我們身邊,這一年里,網絡與政治的交織最後由國外媒體精闢總結:中國正在輸掉一場互聯網戰爭。這對於從事IT的國人而言,絕不是一個好消息,但是一個意料之中的消息。涉及政治的話題我不打算過多去討論,只想告訴還在苦苦等待飯否歸來的同學們,等待已無意義。

另一間與發生在身邊的事情則是,3G終於要開始在國內普及起來,同時發生的包括小靈通的黯然謝幕。3G將給國內電信格局帶來怎樣的變化尚不可知,但以目前看來,中國移動已經意識到高速的3G網絡對自己目前的業務鏈會是致命打擊,已經開始著手準備下一步棋,以提高用戶黏度;中國聯通則還幻想著依靠iPhone來提高ARPU,運營業務依舊是傳統思路,了無新意;中國電信卻是最愁的,數據業務模式依然在探索中,移動業務也在為小靈通所困,被政策束縛手腳的wifi服務,以及部署並不理想的CDMA2000網絡,引進黑莓又能多大程度改善困局呢?

看看國外IT界,09年是精采的一年。Apple藉著Leopard系統的東風順勢推出純64位系統Snow Leopqrd,繼續為自己博得一片喝采,而iPhone 3GS和3.0 OS更是進一步發揚其設計風格和經營模式。而微軟則靠著強化用戶交互體驗後的Windows 7,以及成功的營銷策略,成功挽回了名聲,雖然不能否認win7向Leopard借鑒之多。但在移動平台,微軟卻已徹底輸了,並非WM太弱,只是iPhone太強。Google也大力向著個個領域出擊,操作系統略有看頭,別說只是linux+個殼,iPhone不也是bsd加個殼麼。對於用戶而言,開發模式不是最重要的,使用模式才是。也因此,Android會取代WM的位置,確不會取代iPhone。

收回心思,09年的我,算是正式成為了一名blogger,而2010年,也会繼續blog下去。
多餘的總結也不必說,期待也不急著露,一切自會見分曉。

09年認識了很多人,通過博客、通過twitter。他們是我旅途中的過客,但也因有與他們之中的某些人把酒當歌,因此旅途才有美麗的風景。感謝他們。

因此我給博客稍为修改了下名字,Life Journal。生命是場孤單的旅途,所以要記下不孤单的風景。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