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Journal

随笔,及其他

我是 Xiao Xiao,在日本的产品经理,偶尔也写代码,iOS/Mac/Web,偶尔也做设计,爱用 Sketch,偶尔写文字,存在这里。


冬天,再次到来

距离上一篇博客,又飞快的过去了一个多月。本想着在年底前多写几篇,但时间总是这样不留情面,丝毫不为我的懒惰踌躇留下一个半个借口。于是就在这恍恍惚惚中,我走进了2012。

现在回想这过去的一年里的种种,有些事依然层次分明,有些人却已轮廓模糊,眼看快要被记忆磨灭。便笃生危机感,催促自己记录下来。

2011年的记忆,是从3月份开始的。在此之前的记忆,似乎已被水浸透,无可寻觅。

一场地震。带来一阵海啸,一次核事故,和一只惊慌的koka。

4月伊始。收拾行囊,回到深圳,回到兵荒马乱的团队。看着曾经半年的产品交给别人。看hengdm最后离开。最后一场酒会,曲终人散,为曾经的潘多拉画上并不圆满的句点。

夏至未至。拾起许多年未更新的产品,一切重新再来。遇见从美国跨越太平洋来实习的chacha。真心羡慕她。羡慕那些可以离开这个国度的人,他们有更明亮的未来。

6月,炎热的南方。和传说中的cihine与liang,吃了一顿饭。见到了一种人,一种生活。从此渐渐发觉,许多一直坚持的价值已不知觉间崩塌,那些一直支持着自己一个人走过的信念已分崩离析。于是在那个蝉鸣阵阵的月份里,挥手和一直苦苦经营的自己做告别,和一直以来崇敬与羡慕的他们做告别。然后,狼狈不堪的在心里目送cihine返回美国。

南方没有秋天。依旧炎热的8月末9月初。尝试每天早起锻炼。绕着偌大的小区慢跑,用Nike+ GPS记录路线;或是在空荡荡的客厅做锻炼,配合Nike Training做指导。晚上10:30便爬上床,用iPad静静读一会儿书再入睡。每天从没如此清醒与精神,似乎渐渐找回10年前的活力。

在这期间,hela离开了深圳。走前一天的晚上,一起去吃了烧烤。才知道她一直住在我小区对面。那晚上说的话,大概比我认识她以来说的所有话加起来还要多。然后在天桥目送她回家。

直到那个月的某天,右手猝然的紫癜,血液病的可能性。短短48小时内,内心的颠簸仿佛经历了世界末日一般。第一次在内心直面死亡的恐惧。从此时时记住自己将会死去的事实,并在这前提下,做了许多决定。其中之一,便是学钢琴。

另一个决定是,把一直以来想做的App都完成。自从读了「Do you matter」一书,萌发的许多idea,想慢慢一步一步将他们实现。于是开始着手从小做起。

10月,彷徨。试图触及那些美好,最终明白,人与人终归存在阶层的隔阂,那是无可逾越的障碍,因为它的属性是时间。

于是就这样,生命继续浪费着。到了年末,开始偶尔刮几阵寒风,小区茂密的树林也偶尔会多出几片枯叶,散落在蜿蜒的小道上。从Javacafe走出来,时常不自觉的戴上帽子。窗外和煦而冰冷的阳光,冬日暖阳。这才想起,冬天不知不觉已经到来。

或许不是每个人都会经历这样的阶段。害怕着自己随时会死去,因而憎恨着过去挥霍生命的自己,否定浪费了自己生命的一切过去,渴望着未来的时间以及时间附带的美好未来,却又对时间的缓慢流动无能为力。在这漫长的等待过程中,怀着期待,也怀着对终点一点点迫近的惧怕。因为意识到,时间,是自己唯一的财富。

这一年,唯一教会我的,是时间。一刻不停的侵蚀生命,一刻不停的阻止成长,一刻不停的推向终点。它让已经过去的美好黯然失色,让已经流逝的光阴倍显珍贵,让拼命追求的美好地角天涯,让曾经熟悉的世界衰老消失。

背负着如此的后悔、痛苦、恐惧,容我再一次轻声问:

荒耶,你追求的是什么?

真正的睿智。

荒耶,你在哪里追求?

只在自己的体内。

这便是我的支撑。

最后,在这2012新年伊始,为我的博客换上新的主题。自己模仿Path而做的主题Overpath(不兼容IE啥的)。希望会有人喜欢。

最后的最后,感谢一直陪伴我的你们。

————

附上一首歌。Secret Garden的新专辑White Poem中的一首歌。Mary’s Lament